浅论角色塑造与演员的自我感觉

  演员在塑造角色时,获得角色的自我感觉是创造剧中人物成败的关健。演员常在排练和演出过程中感叹道;“今天找到了角色的自我感觉,这段戏表演得 很舒服。”或说“我觉得我就是演的那个人物。”其实,这两种说法牵涉到两个概念;角色的自我感觉和演员的自我感觉。这两种感觉是一个难以分解的综合感觉, 因为演员在相信他就是角色之前,首先获得角色的自我感觉,而演员在自身建立起角色的自我感觉的同时,必定会感到自己就是所扮演的角色,于是,有人把这种 既属角色又是演员的自我感觉称之为——角色的自我感觉。因此演员能获得塑造角色正确的自我感觉,就犹为重。
关健词演员的自我感觉;角色的自我感觉;生理性;习惯性;阶段性;特定性;心象感
一、人的自我感觉
每个人在生活中,都经常出现自我感觉的状态,这种状态是心理和生理的综合表露现象。它可分为生理的、心理的、习惯性的、阶段性的和特定性的。诚然,自我感觉在表露时永远是心理与生理的综合体,只是有时因事因情、因时因地使上述的某项属性呈主表露形态。
生理的自我感觉通过肌体表现。譬如;有人病了,就会表露出一种病态;累了有疲劳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他本人必然会觉察到的。心理上自我感觉主 通过精神状态表露,如谚语所说“喜上眉梢。”“人逢喜事精神爽。”这种感觉本人是可以觉察到的,但是到了“得意忘形”时,本人就失去了自知之明了。再就 是,心理学家把人的年龄分为生理和心理年龄。生理年龄是实际年龄,而心理年龄是通过人的精神状态给别人某种年龄现象。心理年龄恰好是心理自我感觉表露的结 果。
再说阶梯性的自我感觉。如某人在生活上受到了大挫折,其精神状态在相当的一段时期内都会郁郁寡欢,再如某人职务晋升,自我感觉也将随之喜出望 外。这种感觉有时会为本人所意识,甚至在某种场合有意识的加以表露。至于习惯性的自我感觉,则是经常存在而不太为本人所意识。这种自我感觉是长期受环境、 出身、职业、文化程度、社会地位的影响而形成的一种身心状态。其表象以职业和社会地位的影响较为突出。譬如,通过某人的言谈举止,我们大致可以看出此人从 事的职业、教育和所属阶层。应该说明的是习惯性的自我感觉有些近似人的气质,所不同的是,人很少意识到自己的气质,却经常意识到自我的感觉。一位军人他经 常会意识到自己是一位军人;如做领导工作的人,在很多场合会意识到自己是领导。如刘姥姥进大观园,最能说明习惯性的自我感觉在特定环境中的自然表露。
最后说特定性的自我感觉。这是人受某种事物的影响而产生的具时、具体的精神状态。如某人中了大奖兴奋之情不言而喻;某人闻亲者去世噩耗,不由 悲从中来,或听一两句恭维话的喜、被人诽谤时的气,这些大大小小情感波动都属特定习惯性的自我感觉,不能准确地把握人物的总体感觉,在塑造人物时就会缺乏 厚度,其症结也在于此。
二、演员正确把握角色自我感觉的重性
在演员的创造中,能否获得角色的自我感觉是塑造角色成败的关健。演员化身于角色,不可能摇身一变就成了另一个人,而需有一个质变的过程,获 得角色的自我感觉则是质变的飞跃。所谓演员化身为角色,就是以角色的思想感情和表达方式去对待事物。其中最重的事把握好角色对人、对事物的态度。而获 得角色的自我感觉就能促使演员准确地把握人物关系和态度,通过具体的分析和具体的体验,并在体验和体现中慢慢建立角色自我感觉,而一旦获得角色的自我感 觉,就会有机的生活在角色的舞台生活中。甚至可以这样说,演员获得角色自我感觉犹如灵魂附体,为角色赋以神韵。如果说演员创造是十月怀胎,,那么获得角色 自我感觉则是一朝分娩。当然,获得角色自我感觉并不等于形象的最后完成,还需在排演中对一段一段的戏进行匠心处理,使形象逐渐地丰满进来。就像婴儿离开 母体是生命的开始,而这个生命的价值还在于后天环境的培育。但无论如何,演员获得角色自我感觉是形象活起来的起点,是走进人物的良好开端。
三、演员角色感觉的获得
演员获得角色的感觉需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而起点是从感受理解剧本,分析体验人物入手。演员通过对人物的体验与分析,到逐渐地建立“心象”, 最后达到“心象”与演员本体的合二为一(角色形象),这一切不可能是直线完成的,而是在反复排练中,对未来形象不断发现,不断匡正,不断地丰富,直到演员 获得角色的自我感觉,则形象开始诞生。这里的形象开始诞生,是强调并非最后完成。因为这次排练获得的感觉,也可能下次排练失去,所以有一个逐渐巩固的过 程。而形象诞生后,就是在舞台演出阶段,在与观众交流中,演员仍在对角色进行丰满性的再创造。获得角色的自我感觉使创作得心应手,使演员和角色神形兼备, 合二为一。演员获得角色的自我感觉有时在排练中,有时在演出中。有时到此戏终止上演仍未获得角色的感觉,这也说明了演员创造不像工厂生产产品,演一个成一 个。当然,演员有的一进入创作就获得了角色的自我感觉。究其原因,是演员对角色有特殊感受,或是演员丰富的生活积累在角色身上的发酵的反映,使其“灵魂附 体”,感觉到“我就是角色”。
演员获得角色的自我感觉,必须和演员建起创作自信(“我就是角色”的信念)同步。但也有这样的情况,演员对角色创造有自信,导演、同台演员, 观众不认可,这是因为主体创作与客观接受有差距,这就需演员对获得的自我感觉进行全面的审视,结果往往是演员出了问题,他所获得的感觉是一种错觉,必须 重新对角色进行分析、理解、匡正,把握正确的角色自我感觉,塑造舞台形象。
四、在角色塑造中获得角色的自我感觉
从化妆造型、角色的习惯动作的、或声音语调、对手交流刺激反应中获得角色的自我感觉,是塑造角色的有效的途径。笔者曾在《抓状丁》中塑造“潘 驼背”一角,便是从化妆中切入角色,产生了“自信”,找到了角色的自我感觉。由于自己对人物的时代背景、生活背景,性格特征等理解差异大,导致排练中难以 找到角色的自我感觉。然而在化妆彩排时,从镜子中看到了一个背驼无赖、狡诘卑猥的痞子形象。突然看到这就是“潘驼背”,于是,角色好象是灵魂附体活了起 来,找到了正确的角色感觉。再譬如;我在大型儿童音乐剧中饰演英雄少年“赖宁”,当接受创作任务时,由于年龄差异太大(近四十的人饰演十一二岁的少年), 心理一直产生不了创作的自信。经过几次走排,我在声调音色上,寻找人物的年龄状态。经探索,从台词上得到了同台演员的认可,逐渐找到了角色的自我感觉,成 功的完成了创作任务。又如著名演员古月,在塑造毛泽东主席时,从主席的习惯动作上(吸烟姿态,走路步态)切入,从主席的影视资料片中,照片画像中感悟,从 主席的手式步态中观察并带着内心体验去摹拟。从而获得了角色的自信。栩栩如生的将一代伟人的艺术形象,展现在亿万观众面前。
演员获得角色的自我感觉是一种创作享受。既便若干年后,角色的台词可能记不清,但是人物的感觉却不会淡忘。因为一次创造,就是一次灵魂的触动,情感的升华。令演员终身难以忘怀。
五、结束语
角色的自我感觉是一种生理的、心理、既有此时此刻的特定表现,又带有长期生活积淀,是一种极为复杂的身心状态。这种感觉主通过对角色对人对 事的态度来表露。正确的角色自我感觉导致角色对人对事的准确态度,准确的态度可以唤起正确的角色自我感觉,两者是辩证统一。演员获得角色自我感觉与建立创 作自信同步,而在表演时还需自我监督(第二自我)。也就是说,演员在表演过程中一方面相信“我就是角色”,同时还感觉到自己对角色的把握以及与观众 交流的效果。这就是表演艺术的特点,也是其艺术魅力之所在,令演员乐此不疲。
(作者简介赵宜炳(1956.12-),男,重庆梁平人,中共党员、中国戏剧文学会会员、中国儿童歌舞协会会员、四川省戏剧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化厅戏剧创作先进工作者。四川省达县文化馆从事戏剧编、导、演及群文辅导工作,中级,其作品多次获国家级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