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食”辩“武”

在多年的语文教学中,每次教到苏教版高中语文教材必修四《寡人之于国也》和必修三《烛之武退秦师》两篇文章时,总有两处的理解不敢与教参和其他辅导资料苟同,每每都带着学生作一番探讨,学生兴高采烈,老师如释重负。今天特意将此写出以征得各位专家的赐教。
关键词误解;“食”“武”之考;教参指瑕
中图分类号G633.3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2-7661(2011)10-187-01

一、“食”之考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材必修四、人教版高中语文第一册的《寡人之于国也》一文中“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一句,我们的语文教学参考书和相关的教辅用书都翻译为“猪狗吃了人吃的粮食却不知道制止”,其中第一个“食”翻译为“吃”(自然读“shí”音)。其实此处的“食”理解为“吃”远不及理解为“喂”更好(应该读“sì”音)。
从语法的角度看这两种理解都有道理,原理解中“狗彘”作主语,“食”作谓语,“人食”作宾语。第二种理解,前一分句的主语“为官者”被省略(根据语境读者完全可推出),谓语是“食”(sì),“狗彘”是前置宾语,“人食”是后置状语,后一分句的主语为“朝廷”也被省略(根据语境不难推知),“不知检”是谓语,整个语句可调整为“(为官者)以人食食狗彘而(朝廷)不知检”。为什么我们做如此“曲折”的理解呢?又是宾语前置又是状语后置又是主语省略。其实我们在理解古文语句时在合乎语法的前提下,作更合乎情理的理解。我们来看两种读音在表情达意上的异同,若读第二音,解为“吃”的意思,这句可这样来理解猪狗等家畜吃了人能吃的食物作为其主人的官人们却不去制止,他们都采取视而不见或见而不问的态度.。如果将“食”读作“sì”,当做“喂养”来理解,这句话可解释为对于猪狗等家畜(为官者)都用人吃的食物来喂养,然而(朝廷)却不去制止(他们)。这种理解一方面表达出为官者毫不关心饥寒交迫中的老百姓的死活;另一方面严厉的批评了朝廷对于普遍存在的当官者只知鱼肉百姓而不顾百姓死活的腐败官风的纵容。孟子希望梁惠王能够充分的认识到朝廷在官吏的管理上存在着严重弊端,而不是沾沾自喜的认为自己对国对民已十分尽心了,最多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如果仅理解成猪狗吃了人吃的食物而不加制止,最多说明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看管猪狗的人没有尽职,看到猪狗吃了人的食物而不制止;二是看管人的食物的人不尽职,看到猪狗吃了自己所看的食物而不加制止。是猪狗自己吃了人吃的食物,富贵的主人们最多也不过是制止不力的责任。而如果理解为富贵的主人们都用穷人们吃不上的食物喂养猪狗,而朝廷又不去制止这种腐败的风气,也不去从猪狗的口中为老百姓夺点救命粮,在为官者眼中老百姓真的猪狗不如了,这种理解对为官者的批判是多么的深刻,令为官者不寒而栗。
总之,在本文中孟子面对梁惠王的疑问,他深刻的指出梁惠王的专政与暴政才是魏国没有富强的根本原因。从反面证明了强国必须实行仁政的必性。
在文言文的学习中,很多语句的理解一方面作语法的分析,合乎语法规范,另一方面更结合全文作情理的分析,这样我们对古人思想感情才能理解的准确而深刻。
二、“武”之辩
苏教版必修三《烛之武退秦师》一文中“以乱易整,不武。”一句,教学参考书及几乎所有的辅导资料均作如下解释“用混乱相攻代替联合一致,这是不勇武的。”将其中的“武”解释为“勇武”,笔者认为这样解释很有商榷的必。现代汉语词典对“勇武”的解释是“勇猛威武”。在此语境中将“武”解释为“勇武”是很不妥当的。晋国联合秦国去攻打郑国,在烛之武的巧言辩说下,秦穆公放弃了与晋文公联合攻打郑国的计划,将军队撤回并且帮助郑国镇守边疆,这大出晋国所料,在这个时候晋国将军子犯请求晋文公攻打秦国,以解因秦国的突然背叛而产生的心头之恨,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晋文公回答子犯时说这番话的。如果在这个时候与原来的盟国秦国开战,就会把目前联合统一的局面变成混乱与厮杀,晋文公认为这是“不武”的表现。而评价士兵“勇武”的标准就是看他们是否敢于在战场上奋勇杀敌,而此时晋文公说如果去奋勇杀敌就是“不武”的表现,很显然这里的“不武”不能解为“不勇武”。
那该如何解释“不武”呢?应该将“不武”解释为“不懂用武之道”。晋文公作为晋国君主深知军队是为政治服务的这一建军宗旨。即使用武装力量一定有明确的政治目的或推翻一个旧政权,建立一个新政权;或打退来犯之敌保卫自己政权;或镇压国内叛乱巩固现有政权。武力是为政治服务的,绝不是逞匹夫之勇,图一时之快。在当时情况下如果发动了对秦战争就会将盟友逼成敌人,如果秦郑联合攻打晋国,恐怕晋国的政权就十分危险了。这在政治上是有害而无益的,正是用武之大忌。所以晋文公批评子犯“不懂用武之道”。
在古文中语言的使用很简约,特别是实词,在我们理解其句中意义时一定紧密结合语境,单音节实词多数相当于现代汉语的双音词,在解释的时候,多数情况可以以这个实词为中心寻找现代汉语中意义最接近句中实词的双音词就可以了,但有的时候得把它当短语来理解才符合语境,有的时候一个实词就得翻译成一个句子。此处的“武”不宜译为双音词“勇武”,而应译为短语“懂得用武之道”。